澳洲学者新书《无声入侵》到底引发了哪些争议

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国旗

一本有争议的新书称,中国政府正在通过其当地代理人网络削弱澳大利亚的主权。

《无声入侵: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》引发争议,有人欢迎关于中国影响力的讨论,不过也有人认为这可能引发仇外现象。

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·汉密尔顿(Clive Hamilton)的这本新书认为,北京的影响范围已经扩展到澳大利亚的政治、经济、教育和宗教团体。中国此前否认类似“歇斯底里的”指控。

这本书在上周出版前就引发了焦虑。

去年,出版社Allen & Unwin在“广泛的法律建议”后撤掉了发布新书的计划。汉密尔顿指责这是担心北京“报复”,随后称其他两家出版社也有类似的担心。

澳大利亚总理马尔科姆·特恩布尔(Malcolm Turnbull)去年宣布打击外国干预时提到了“关于中国影响力的令人不安的报道”。

去年10月,澳大利亚首席外交事务官员孙芳安(Frances Adamson)警告澳大利亚的大学,对中国在校园施加影响力方面表示警惕。

根据法克斯传媒( Fairfax Media),澳大利亚议员曾认真考虑在议会特权下出版这本书,这是能给予其法律保护的一项前所未有的举动。但最终汉密尔顿找到了一家商业出版社。

自从这本书出版,一些澳大利亚华人就指控这本书“制造恐慌”,澳大利亚的种族歧视专员则警告,这可能激发“反华或反恐的种族情绪”。
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这本书“恶意炒作”和“抹黑攻击”。

但是,其他的观察家却极力为这本书辩护。

作者汉密尔顿称,中国是一个“一心想要控制澳大利亚的极权主义政权”。

“中国计划主导世界,并一直在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为试验地,以维护自己在西方的优势地位,”来自查理斯特大学(Charles Sturt University)的汉密尔顿教授写道。

他称,这样的推测在过去会“很棒”,但现在“已经有了这么多的证据,结论似乎是不可遏制的”。

汉密尔顿教授认为,北京有意面向中国在澳大利亚的移民,在商业、学术等其他领域招募“耳目、内线和间谍”。这本书讲到的包括以下社会层面:

政治:汉密尔顿称,澳大利亚的两大主要党派因为与中国资助人的关系和那些“忠于北京的人”而被“严重损害”。

社区群体:这本书称,亲中国政府的支持者已经“几乎完全接管”中国人在澳大利亚的社区团体,入社会组织、学生团体、专业机构以及中文媒体。汉密尔顿称,这些群体得到了中国大使馆的支持,并且向澳大利亚政治家进行"微妙的北京宣传"。

研究:作者称,一些华裔澳大利亚人科学家和学者正在通过合作项目或者因为胁迫,而与中国大学共享高级研究。

汉密尔顿对BBC表示,他的判断基于“非常可信”的来源以及许多公开资料,书中也参考了这些资料。他说,他们证实了"过去几年情报机构告诉政府的事情"。

去年,澳洲安全情报机构( 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)在一份报告中警告,澳大利亚的种族社群是“隐秘的影响力操作对象”,意在消灭批评,但报告并没有特别提到中国。

12月,澳大利亚议员达斯蒂亚里(Sam Dastyari)因为与一名中国商人的交易审查而被迫辞职,特恩布尔称这名中国商人“与一外国政府关系密切”。但达斯蒂亚里否认他违背议会誓言。

特恩布尔新一轮的打击行动将禁止所有的外国政治捐赠,并且要求游说者公开登记任何海外联系。

中国大使馆曾称,他们并不想影响澳大利亚政治。去年在澳大利亚校园发现种族主义涂鸦后,他们对澳大利亚的中国学生发布了安全警示。

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称,汉密尔顿散布所谓“中国威胁论”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“其论调充斥着造谣和种族主义偏执,充分暴露了其反华的丑恶面目。他的险恶用心是不会得逞的,”声明称。

这本书在澳大利亚也遭到了尖锐批评,悉尼大学政治学教授基恩(John Keane)认为这本书对中国力量的观点过于简单,并且“充满了故意的无知”。

“他引用的许多案例都比他意识形态观点复杂得多,他歪曲了事情来证明接管的宏大叙事,”基恩说。

评论家布罗菲(David Brophy)质疑这本书是否有足够证据,表明“中国的行动者已经损害了我们不完美民主的正常运转”。

一些华裔澳大利亚人也对这本书表达了质疑。

种族歧视专员蒂姆(Tim Soutphommasane)有华人血统,他称,这本书中的一些语言有一点“重提黄祸”,因为其中包含了一些如“熊猫拥抱者”,“染红澳大利亚”的词语。

但也有人为汉密尔顿辩护,称因为这本书的主题,批评几乎不可避免。

华裔澳大利亚教授菲茨杰拉德(John Fitzgerald)说,批评主要针对文本的概念,而不是它说了什么。这本书有提到菲茨杰拉德的研究。

“没有任何的评论挑战书中的观点,他们反而担心这会引发争议失控,这是政治上的麦卡锡主义或文化上的种族主义,”菲茨杰拉德说。

他认为这是“一本十分重要的书”,让政府的认知引起公众关注。

澳洲国立大学(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)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尔夫(Rory Medcalf)称,这本书有“国际共鸣”。

“这本书是关于一个多元文化民主国家在外国力量利用其开放系统时,如何挣扎的,”梅德卡尔夫说。

梅德卡尔夫说,汉密尔顿的语言“比政府机构用的更黑暗”,但也提出了重要的问题。

“这真的取决于我们的政治家如何解读、采取行动来减少对分歧和仇外心理的看法,”他说。